BREAKING NEWS

辽宁两家农村中小银行进入破产程序 专家:风险处置体现市场化、法治化

辽宁两家农村中小银行进入破产程序 专家:风险处置体现市场化、法治化© Reuters. 辽宁两家农村中小银行进入破产程序 专家:风险处置体现市场化、法治化

财联社8月26日讯(实习记者 哈力克)8月26日,银保监会网站披露的两则批复显示,银保监会已原则同意辽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辽宁太子河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进入破产程序。

7月3日,辽宁省联社连发两则公告,辽阳农商银行、辽宁太子河村镇银行两家银行即日起由沈阳农商银行承接。

7月17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在有关各方共同努力下,辽阳农商银行风险处置已率先取得新的突破。

“在风险处置中坚持了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做到了公开有序透明,有效维护了区域金融稳定。”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告诉财联社记者。

“金融机构破产,监管发挥较大作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走破产程序,和依法治理的精神原则相一致。”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张正平表示。

风险处置体现市场化、法治化

辽阳农商银行、辽宁太子河村镇银行进入破产程序前,7月3日,辽宁省曾发布公告称,辽阳农商银行、太子河村镇银行两家银行的网点、人员、存款由沈阳农商银行承接。

公告表示,客户在辽阳农商银行、太子河村镇银行已办理的存折、存单、银行卡等交易介质可以在沈阳农商行继续使用,也可以免费更换,资金安全、交易安全不受影响,存取款等业务正常办理,各项服务保持不变。

公告还表示,此次承接后,沈阳农商银行将在央行、银保监会的监督下,切实维护存款人和其他客户及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在风险处置中坚持了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做到了公开有序透明,客户的资金安全、交易安全不受影响,存取款等业务正常办理,各项服务保持不变,有效维护了储户和债权人的利益,也有效维护了区域金融稳定。”娄飞鹏告诉财联社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进入破产程序的辽阳农商银行,是在原辽阳市宏伟区联社、太子河区联社和弓长岭区联社三家城区联社基础上新设合并成立,于2016年6月开业。而太子河村镇银行成立于2011年,是原辽阳市宏伟区联社作为主发起人发起设立,后被辽阳农商银行持股。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末,辽阳农商银行资产总额1653.37亿元,净资产108.8亿元,实现净利润8.90亿元。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41%、174.27%。此后该行并未对外披露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银保监会2021年12月10日公布的第4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中,有15家银行股东因重大违法违规被清退。其中4家来自辽阳农商银行。

“面对部分高风险金融机构,顺应金融市场变化,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推动吸收合并、重组整合,促使其稳步有序退出市场,符合经济金融发展规律。”娄飞鹏说。

风险处置取得突破,是一次有益探索和尝试

7月17日,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在有关各方共同努力下,辽阳农商银行风险处置已率先取得新的突破。

该负责人称,目前,辽宁省正在持续推动地方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化解风险。建立健全地方金融企业党的领导体制,全面加强党的领导,选优配强地方法人银行领导班子。

上述负责人还表示,通过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等多种方式补充地方法人银行资本金,改造股权架构,强化公司治理,转换经营机制。持续稳步实施中小金融机构并购重组计划,推进地方法人银行重组整合,提升发展动能,增强御险能力。

官网显示,承接辽阳农商银行、辽宁太子河村镇银行的沈阳农商行于2011年12月由原东陵、于洪、沈北、城区4家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转制成立,是辽宁省首家地市级农村商业银行,沈阳市第二家总部银行。截至2021年末的总资产为649.4亿元。

根据沈阳农商银行的2021年度报告披露,该行营收、净利已连续两年下滑。截至2021年末,沈阳农商银行营业收入6.18亿元,同比下滑近38%;净亏损0.29亿元,降幅接近107%。

从资产质量看,截至2021年末,沈阳农商银行不良贷款率高达6.69%,而上年末为11.81%;拨备覆盖率为57.68%,上年末为56.08%。此外,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均为7.1%。上述指标皆低于监管要求。

张正平建议,“承接行要有充足的资金,其次也得要有明确的规划,尤其是早期,配合监管部门处理好债权债务,保证市场的稳定。公司层面,需要对管理人员的重新配置,业务条线的调整,这些管理工作要有明确的规划。”

“目前来看,国内部分中小金融机构风险仍然存在,这次依法依规有序开展承接工作,也是在加快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过程中的又一次有益探索和尝试,对于积累高风险金融机构处置经验,增强金融发展的稳定性,提升经济社会发展的安全性具有积极意义。”娄飞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