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第四家造车新势力即将“上岸”?零跑汽车赴港IPO获证监会核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报道

零跑汽车赴港IPO再近一步。

8月19日,证监会官网显示,证监会核准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零跑汽车”)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及境内未上市股份到境外上市。

证监会文件显示,《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首次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上市及参与H股“全流通”的申请报告》(零跑报〔2022〕001号)及相关文件收悉。根据有关规定,经审核,现批复如下:核准公司发行不超过2.9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1元,全部为普通股。完成本次发行后,公司可到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核准公司59名股东将合计7.9亿股境内未上市股份转为境外上市外资股,相关股份转换完成后可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流通。

事实上,零跑汽车赴港上市早已有迹可循。

早在2021年8月,在赴美上市的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成功登陆港股后,一位接近零跑的消息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零跑汽车不排除寻求港股上市的可能。

今年1月26日,证监会网站公布了零跑汽车的《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的派生形式)审批》进度,目前进度已达到接收材料阶段;3月17日,零跑汽车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联席保荐人为中金公司、花旗、摩根大通、建银国际。

此次获得证监会核准,零跑汽车有望成为继“蔚小理”之后第四家赴港IPO的国内造车新势力。

营收增加,加速迈向新势力头部阵营

零跑汽车成立于2015年,主要聚焦价格介于15万元至30万元的中高端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

据其在招股书中披露,零跑汽车实现了智能电动汽车所有核心系统和电子部件的自主研发设计与生产制造,打造了智能动力系统(Leapmotor Power)、自动驾驶系统(Leapmotor Pilot) 及智能座舱系统(Leapmotor OS)。

在零跑汽车所有零部件中,除了电芯、内外饰外购,底盘、汽车电子电器为自研外包生产外,其他零部件均为自研自产。

目前零跑汽车共推出四款车型——2019年1月纯电动轿跑S01车型上市,但定位过于小众,未能提高零跑的声量;2020年5月推出A00级纯电动小车零跑T03,销量开始正向增长,并逐渐成为销量主力;2021年9月底中型智能纯电动SUV零跑C11上市;今年5月中大型纯电轿车零跑C01已于5月启动预售,成为首款搭载CTC电池技术的量产车型,预售价格区间为18万-27万元,预计第三季度上市,官方数据显示目前零跑C01订单超过8.3万台。

销量的增加带动零跑汽车的营收上涨。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零跑汽车总收入分别约为1.17亿元、6.31亿元和31.32亿元。具体业务方面,同期汽车及零部件销售收入分别约为1.17亿元、6.16亿元以及30.5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受规模经济、高度的垂直整合带来的单位成本降低以及更高利润率的电动车车型销量增加,2019年—2021年,零跑汽车的毛利率在逐年改善,分别为-95.7%、-50.6%和-44.3%。

值得一提的是,零跑汽车今年加速奔跑,向第一梯队进攻——3月交付过万、4月首次站在交付量排行榜第一,5、6、7月均实现月销过万。今年1-7月,零跑已交付超6.4万辆新车,超过蔚来,交付量位居新势力车企第四。

“若目前销量尚未达到每月5000台、1万台,我认为再向上的难度会越来越大。但月销万台仅仅结束了淘汰赛,相当于拿到了一张入场券,后续竞争会更加残酷。”零跑科技创始人、董事长、CEO朱江明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初赛将延续到新能源汽车完全取代燃油车的那天,当所有车都是新能源汽车时才进入决赛。

不过,当下受制于产能不足带来的交付周期长,以及或充斥在投诉网站、或现身车展维权投诉的车辆质量品控等问题,也需要极速扩张、主打性价比的零跑汽车反思与警醒。

根据规划,未来零跑汽车计划以每年1到3款车型的速度于2025年底前推出8款新车型,涵盖各种尺寸的轿车、SUV及MPV。

三年亏损超40亿,预计今年仍将继续产生净亏损

造车作为前期投入巨大、投资回收期较长的生意,要历经车型量产-销量爬坡-规模效应凸显-毛利率转正-净利润转正-回本的漫长过程。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说过“没有200亿不要造车”,之后又表示“没有400亿元可能干不了,汽车行业的门槛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很多”。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称,造车从0到1大概要200亿,从1到100要超过300亿。

即便是销量攀升、毛利率转正的“蔚小理”在持续的研发投入和市场布局下仍未实现盈利,位列第二梯队的零跑尽管营收增加,但亏损也同比扩大,尚未步入盈利阶段。

根据招股书,2019—2021年,零跑汽车的经营亏损分别约为7.30亿元、8.69亿元、28.68亿元,权益持有人应占年内亏损分别约为9.01亿元、11.00亿元和28.46亿元。此外,三年内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8.1亿元、9.35亿元、26.29亿元,三年总计亏损43.74亿元。

其中,研发开支是其经营成本中的重要一环。2019-2021年,零跑汽车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58亿元、2.89亿元和7.40亿元,三年总计投入约14亿元。

零跑方面表示,由于新车型和智能电动汽车技术的研发投入,以及生产设施、销售网络的扩张,公司2022年预计将继续产生净亏损。

此外零跑现金流较为紧张。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零跑汽车受限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到57.14亿元,作为对比,“蔚小理”三家同期现金储备均在200亿元以上。

与此同时,零跑汽车也在不断融资。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零跑汽车完成六轮融资,总金额为115.6亿元。

根据招股书,零跑汽车IPO募资的40%将用于拓展智能电动汽车组合、扩大团队及包括自动驾驶系统Leapmotor Pilot及智能座舱系统Leapmotor OS在内等智能技术的开发、改进电动化技术;约25%用于提升生产能力,包括提升产能、提升自动化生产能力;约25%用于扩张业务及提升品牌知名度;约10%用于运营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二线新造车为何纷纷选择赴港IPO?

在经历了代工质疑、资质考验、交付难题、融资受阻、自燃事件、企业裁员、消费者维权等一系列考验之后,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加速向第二阶段突围。从蔚来成功登陆纽交所那年,无数热钱涌向智能电动赛道,特斯拉万亿市值“神话”将资本狂欢推至高潮。

对于普遍处于疯狂烧钱状态,且尚未实现收支平衡甚至盈利的造车新势力们,面对国内新能源车市的激烈竞争,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研发和扩充产能,上市成为拓宽融资渠道的最优解。

然而时过境迁,当下的融资环境和几年前相比已发生了不小变化,资本狂欢也在快速降温。此外近两年芯片短缺、原材料涨价、疫情等导致供应链端承压,也带来了不小影响。在此背景下,二线造车新势力的哪吒、零跑等以及传统车企“小号”如埃安、极氪、智己等竞逐资本赛道面临不小挑战。

不过,某些车企坚定IPO这条路,在谋求资金之余进一步提升品牌价值。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曾直言不讳地指出,“资本有很大的影响力,当股票上涨的时候,会让上亿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品牌,单靠宣传很难做到。”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除了零跑汽车外,哪吒汽车、威马汽车、高合汽车等多家新造车企业均传出IPO消息,且不约而同地瞄准港股。

大钲资本合伙人、董事总经理林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A股来说,上市时间无法准确预测;美股虽然确定性较高,但现在美股不景气加之消费者数据安全问题,产生了新的不确定因素;科创板上市后的股价和流动性并不理想;港股虽然有一些前置条件,但仍不失为一个选择,不过在港股上市后交易量与美股交易量相差太多,这对投资也有很大影响。”

不过,中金启元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副总经理、中金资本董事总经理易岐筠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对造车新势力赴港上市的担忧:“港股目前的地位在不断下降,大量资金流向新加坡或其他地区,港股的流通性总体变差。造车新势力到港股上市,流动性会是一个问题,估值也会比美股低,不论美股还是港股,对龙头公司都会有溢价现象,而对第二、三梯队会有一个很大的折扣。”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IPO机会仍存,但不如之前那么大。好的车企能否活下去,最根本在于要有能赚钱且有量的车型,没有15-20年无法做出评判。

然而,依靠融资“输血”终究不是长远之计,如何加大研发投入、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强化上下游产业链整合能力以及实现盈利等均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于零跑而言,上市仅仅是挑战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