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第三轮涨价潮来袭:上汽大众推倒主流燃油车涨价“多米诺骨牌”?

在主流燃油车市场占有重要地位的上汽大众的涨价,或将带动一汽-大众、南北丰田、东风本田、广汽本田、东风日产等更多主流合资车企、更多车型的涨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杜巧梅,实习生陈一豪 北京、青岛报道

经过今年1月、3月新能源汽车的两轮涨价之后,进入5月,第三轮涨价潮已经来临,并且在燃油车领域持续蔓延。

日前,上汽大众宣布自5月11日起,上调大众品牌所属车型的厂商建议零售价,其中新能源车型(含ID.纯电系列、插电混动系列)上调幅度为3000元至5000元不等;燃油车型上调幅度为1000元至3000元不等。

蔚来则在ES8、ES6、EC6各版本车型起售价正式上调1万元三天后,再次发布蔚来ET7价格调整说明,称受近期全球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影响,自5月23日起将ET7全系车型起售价格上调1万元。

此外,5月15日,宝马向经销商发出的一份通知称,将从6月1日起对旗下部分国产和进口车型的售价进行上调。

其中,国产车型的价格上调涉及宝马X3和5系长轴,价格上浮2100-5000元不等。进口车型涉及宝马5系标轴、4系双门、宝马4系敞篷、4系四门、X4和6系GT,价格上浮从1000元至10100元不等。

这也是今年4月12日宝马调整3系、X3、X4、4系以及Z4五款车型价格和配置后,再次涨价。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4月2日奔驰上调E级、C级、S级、GLC、CLA等燃油车价格外,今年前两轮价格集体上涨的车型中多为新能源汽车。

但随着此次上汽大众全系车型以及宝马多款车型指导价的上调,业内认为,第三次涨价潮将至,更为重要的是,在主流燃油车市场占有重要地位的上汽大众的涨价,或将带动一汽-大众、南北丰田、东风本田、广汽本田、东风日产等更多主流合资车企、更多车型的涨价。

原材料价格上涨之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近30家车企共计超80款车型宣布涨价。与前两轮涨价车企归因于“受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影响”相比,“受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导致制造成本上升成为主要原因。

宝马在给经销商的通知中表示,此次价格调整是由于当前全球疫情形势仍旧严峻,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以及全球范围内原材料成本不断上涨。

早在第一次上调价格之时,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就坦言:“原材料特别是电池原材料今年涨得太多,近期看不到下降趋势,本来想扛一扛,疫情这么一搞更扛不住了,涨价也是迫不得已。”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原材料价格上涨挑动着汽车上下游产业链的敏感神经。上游原材料价格进一步上涨,产业链的压力向下游传导。以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为例,其重要原材料碳酸锂的价格上周最新平均报价已经达到48-52.2万元/吨左右,而去年1月初,该原材料的报价还在6.2-6.7万元/吨左右。

此外动力电池关键金属资源镍、钴也都有较大幅度的涨价,从2020年1月初到2022年1月中旬,电池级钴涨幅达到119%。受俄乌冲突影响,镍的价格出现猛涨。5月13日,伦镍价报收2.813万美元/吨,创3月23日以来新低,但与2021年3月初约1.5万美元/吨的价格相比仍处于高位。

“确实真的扛不住了。新能源补贴退坡还能挺一挺,芯片短缺也能熬一熬,即便一直忍受亏损,我们也没有转嫁给用户和经销商。但现在不光是芯片,电池材料的成本持续上涨,钢铁、橡胶、铝合金的价格都在上涨,确实真的扛不住了。”4月12日,魏牌CEO李瑞峰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

如果说碳酸锂、镍价格上涨直接关系到新能源汽车的电池成本,那么国际能源、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钢铁、橡胶、钴、铝等车用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将传导至所有的汽车制造商,包括燃油车和新能源汽车。

据了解,今年第二季度,全球多地的轮胎业迎来涨价潮。韩泰、锦湖和耐克森三家韩国企业都宣布涨价,调涨范围涵盖全球轮胎市场,涨幅最高达到10%;进入5月,中策橡胶、普利司通、德国马牌、正新轮胎、固特异、贵州轮胎、风神轮胎等轮胎企业也纷纷宣布涨价。

“原材料价格上涨超出预期,芯片短缺也造成当前车型供给不足,在多重因素推动下,汽车制造成本增加。”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汽车涨价并不是原材料价格上涨单方面因素造成的,近期上海疫情带来的供应链挑战和物流成本的上升也导致了国内车企成本的上涨。

“如果在5月底到6月份,物流得到有效恢复,同时人民币贬值压力不大的话,新能源车涨价的压力还好。但如果有些问题超预期的话,还是会有一些企业考虑调整价格或减少促销,以缓解成本压力。”崔东树表示,汽车行业整体并不会迎来涨价潮,与新能源企业相比,传统车企需求萎缩,涨价底气不足。

不过,巨大的成本压力之下,一些车企目前虽未官宣涨价,但内部也在讨论未来涨价的可能性。

“目前几乎所有的企业都面临着成本控制的难题,不是不涨价,而是要在涨价和消费者接受范围内寻找最优解,压力非常大。”5月14日,有车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经销商难以承受之重

“进入3月份以来,生产端多家汽车企业已宣布停工或减产,汽车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价格上调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市场端客流量呈现出大幅下降趋势,最终消费需求面窄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在汽车市场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日前,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肖政三在中国汽车经销商蓝皮书论坛上表示。

疫情防控叠加车企涨价潮,作为中间商的授权经销商,挑战史无前例——一方面要承担着车企价格上调带来的压力并为吸引消费者而进行部分让利,另一方面要承担着因疫情防控闭店带来的订单流失。

“上汽大众朗逸官方指导价已经上调,但是目前店内综合优惠2万左右。”北京某上汽大众4S店销售人员对记者表示。

而在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查的94个城市样本中,有34个城市的经销商有闭店现象。在闭店的经销商中,闭店时间在一周以上的经销商超过六成,疫情对其整体经营有严重影响。

经销商受此影响,线下车展无法召开,仅靠线上营销效果有限,导致客流及成交下滑严重。同时,新车运输受限,新车交付节奏放缓,部分订单出现流失,资金周转紧张。

目前,在北京房山、朝阳、丰台等地区,不少经销商再次开启线上直播卖车,并给出前所未有的优惠方案。

“疫情影响,近期销量不是太好,库存、现金周转压力非常大。”5月16日,北京一家奥迪4S店销售人员对记者坦言,为促进订单转化,店内优惠幅度非常大,5月购车非常划算。

同样,因疫情防控导致暂时闭店的雷克萨斯4S店销售人员转战线上,此前需加价购买的ES/RS车型也史无前例地有了小幅度优惠,不过,除部分配置有少量现车外,提车周期三个月起步。

而在记者走访的青岛某凯迪拉克4S店中,凯迪拉克CT6优惠额度高达4-10万,CT5的优惠额度也有5万元。

同样,林肯全系均有优惠,其中z系列、航海家现金优惠1万,综合优惠2万元;冒险家目前也有3万元的优惠。

不过,也有品牌因零部件供应不足、物流受阻等因素导致交付周期拉长。

“热门车型(大狗)备货不足快要断货,新款神兽没有优惠,其余款式有520微薄优惠,有置换补贴6000元。”5月14日,青岛某长城4S店工作人员表示,自上市起热销的坦克300等待三到四个月,坦克500年内提不到车。

而5月11日,长城汽车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坦克300单月最大产能1.5万台,目前受限于物料供应的问题无法得到充分释放。此前,因博世汽车部件有限公司生产的ESP芯片缺口问题,坦克300曾暂时停产。

“目前国内疫情高点已过,复工复产循序渐进,支持政策加速落地。长春的汽车制造能力在5月快速满血复活。上海部分企业4月中下旬开始的复工复产逐渐推进,5月供给面临逐步改善的状态,将尽快满足产业链的正常供给需求。”崔东树表示。

此外,在消费端,为增强消费信心,国家层面为拉动汽车销量带来助力。在促消费的整体基调下,全国已有广东、海南、山东、沈阳、天津、温州等20个省市明确发布促进汽车消费政策,如发放消费券、放宽限购指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