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动力电池涨价超出想象,目前并未影响小鹏销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报道  “从今年年底开始小鹏多款车型搭载XPILOT4.0的硬件,2023年上半年推出XPILOT4.0的软件和服务。”3月26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第八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我们相信从2023年开始会进入(高阶智能辅助驾驶)人机共驾的新时代。在此基础上,小鹏汽车(将于)2026年开始会向无人驾驶过渡。”

不过,目前原材料涨价、动力电池供需矛盾以及缺芯等供应链压力已传导至新能源整车,解决供应链问题成为车企的当务之急。“今年新能源汽车厂商面临三大挑战:一是材料(主要是指电芯);二是芯片,此前我们预计2022年下半年缺芯状况可能会得到缓解,不过今年上半年非但没有缓解,还进一步恶化;三是今年中国疫情的变化。”何小鹏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

受新能源补贴退坡政策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今年以来新能源汽车出现两次涨价浪潮,超过20余家车企涨价。比亚迪、广汽埃安、吉利几何等车企将涨幅控制在1万以内,而小鹏汽车补贴后售价的上调幅度为1.01-3.26万元,其中小鹏P7的670E和670E+的涨价均超过3万。

对于小鹏汽车的涨幅问题,何小鹏表示,“我没有太关注友商涨价的幅度多少,电池的规模越大,涨价的比例会越高,和成本直接相关。我认为涨得太少的(车企),可能有一些新的方法能够覆盖涨价的成本,但对于小鹏来说,这是我们自己认为比较合适的数据。”他也透露,今年会将主要的产能放到更高毛利的车型上去。

“今年电池供应仍有比较大的挑战,涨价的比例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还正在沟通。”何小鹏预计,明年二季度或者三季度,中国的电池供应情况会得到较大程度的改善。

谈及涨价对于小鹏汽车销量的影响,何小鹏认为,对于智能化不强、电池数量比较大,且价格比较便宜的车,估计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目前小鹏的销量尚未受到影响,我觉得还需要再观察2-3个月才能看到更清晰的影响量。”

此外出海方面,何小鹏表示,2023年下半年小鹏会有两款全面针对于全球化的产品出海,那时才是小鹏出海真正加速的时候。

以下为访谈实录(有删节):

动力电池涨价幅度超出想象,预计明年二至三季度将改善

Q:在芯片短缺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情况下,小鹏如何应对供应链的压力?在产能方面有哪些布局?甚至后续是否会考虑停产个别低利润的车型?

A:今年新能源汽车厂商面临三大挑战:一是材料(主要是指电芯);二是芯片,此前我们预计2022年下半年缺芯状况可能会得到缓解,不过今年上半年非但没有缓解,还进一步恶化;三是今年中国疫情的变化。

由于原材料上涨,我们也做了第一轮的涨价,我们涨价之后有许多厂商也做了涨价。我期待在三季度的时候原材料价格不会继续上涨,会保持平稳甚至稳中有降的情况。今年,我们会将主要的产能放到更高毛利的车型上去。

Q;小鹏汽车的电池供应方面是否比较紧张?原材料价格上涨大概带来了成本多大幅度的上涨?

A:电池在去年开始就非常紧张,主要是因为需求,包括新能源汽车和储能的需求同时高速增长,此外有大量的电池供给海外,今年电池供应仍有比较大的挑战。我觉得可能在明年的二季度或者三季度开始,中国的电池供应情况会得到较大程度缓解。

涨价的比例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还在沟通。不过我们已经做好了很多准备,去思考如何缓冲或者平衡这样的体系。从中长期来看,今年的整体电池上涨也许是好事,锂矿在全球非常多,根本不存在供不应求,只是今年没有人去把它足够产出来,或者原来的产能没有放大。

Q:动力电池价格的不断上涨会不会影响小鹏汽车,甚至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在今年的总体销量?

A:我们没有想象到今年动力电池涨价得这么厉害,目前来看没有影响我们的销量。我们认为对于智能化不强、电池数量比较大、价格比较便宜的车,估计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具体来说还需要再观察2-3个月才能看到更清晰的影响量。

Q:疫情影响到一些汽车产业链的重镇,整个产业链会不会中断?小鹏有没有应对的方案?

A: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有一些局部的小区,或者一些区域出现封闭的情况,这对汽车产业链是巨大的挫折。如果持续数个月的话,可能会产生比较巨大的影响。我期待在下个月能有一定程度的缓解。

Q:此次涨价,相比于友商比如广汽埃安、比亚迪的涨幅控制在万元以内,小鹏汽车此次涨幅是在1.01万元到3.26万元,是如何考虑的?

A:我没有太关注友商涨价的幅度多少,电池的规模越大,涨价的比例会越高,和成本直接相关。我认为涨得太少的(车企),有可能有一些新的方法能够自己去覆盖涨价的成本,但是对于小鹏来说,这是我们自己认为比较合适的数据。

Q:现在出现了交付上的挑战问题,可能某些车型上表现得突出一些,小鹏如何去更好地维护这些用户?

A:过去我们期望先销售再交付,但目前供应链极度短缺的情况下面临挑战,意味着部分供应链厂商没有办法完成他们的交付目标,所以就变成即使有合同也没办法交付。

我们在做大量的调整,目前供应链特别紧张,我们先有供应链的确定产能才去进行销售,这样的话准确性大幅度提高。没有供应链的挑战,交付量可以有非常明显的提高。

Q:蔚来的平价品牌会对小鹏汽车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未来小鹏是否会进入50万元的高端市场,或者打造子品牌?

A:很多人都在看小鹏的价格定位区间,我们最开始定位在40-55万,但实际上飞行汽车已达到了百万级别,小鹏会根据整个市场情况调整主力价格区间,现在并没有考虑往15万以下做,也没有考虑在更高端的品牌上做。

我认为一家汽车厂商在今天能做好一个主力品牌就够了,如果有一些子品牌,我觉得最好有独立的团队独立做,而不要放在主团队里面做。

Q:目前新造车头部企业在加快出海步伐,小鹏P7去年开始交付海外,差不多一年左右的出海经验,有哪些收获和挑战?

A:小鹏的出海核心就是以发达国家或者比较发达国家为主体,我们内部有一个不小的团队在做出海的事情,培养一些人去摸索在海外如何销售、如何进行品牌市场售后服务和运营的相关逻辑。此外,和国内市场一样,坚定地做好To C。同时把中国的差异化能力带出去,包括智能化、外观时尚、驾驭体验等。

2023年下半年小鹏会有两款全面针对于全球化的产品出海,那时才是小鹏出海真正加速的时候。我一直认为,出海要有10年的部署和准备决心,包括丰田等前辈企业实际上在全球化上做了10年甚至更久,我们要把产品做好,把团队基础打好,要把新的智能汽车如何在欧洲和其他更多的发达国家销售的策略找到,平衡好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差异。

2023年进入高阶智能辅助驾驶阶段,2026年会向无人驾驶过渡 

Q:您之前说过2025年可能是窗口期结束的状态,从现在到2025年,小鹏汽车或者造车新势力在这段时间可能面临的主要挑战在哪里?

A:我觉得有几个重要的挑战:

第一,新造车企业要把产品的差异化做完善。汽车既是一个产品,又不是一个产品,汽车需要不断完善品牌、市场、销售、售后服务、交付等体系能力。所以某种角度我觉得在2025年前新造车企业要把服务体系、全球化的基础能力等拉起来。

第二,能量补充的方式进一步增强。当下超级混动既满足电动汽车用户的需求,又满足汽油汽车用户的需求,是双赢的。我认为在2024年、2025年纯电动汽车在补能方面要有新的变化。

第三,关于智能化。今天的智能化还是初期的智能化,下一步自动化在今年下半年逐步开始,到2025年底结束,这是一个高等级的智能辅助驾驶能力,到2026年开始会进入到无人驾驶。从去年开始中国的一、二线城市很多客户已经接受了电动汽车,但什么时候开始真正意义地接受智能汽车,这是2023到2025年重要的挑战。

Q:小鹏自动驾驶技术的量产标准是什么?

A:目前国内允许L2智能辅助驾驶,我们严格按照中国相关的汽车,包括软件、硬件相关的标准来做的,从目前的效果来看,我们发现打开智能辅助驾驶在百万公里的安全性和碰撞性远远好于手动驾驶,我们正在进一步提高这个指标,希望将来能够做到大概50-100倍安全等级的提高。

Q:小鹏在智能辅助驾驶上的进展如何?

A:智能辅助驾驶进展比我们最开始想象得要多,还要快,小鹏目前整个智能辅助驾驶的研发人员和数据人员加在一起接近1500人左右的规模。XPILOT4.0在今年年底G9上搭载。

高等级智能辅助驾驶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之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技术会越来越完善,后面会出现非常多的新的高等级辅助驾驶的功能,例如当一个车开到一个商场周边的时候,可以自动停车、自动充电、自动洗车、自动开出来等。

Q:今年小鹏推出城市NGP,特斯拉也开始要在中国布局,在自动驾驶领域小鹏的竞争优势和挑战是什么?

A:友商正在海外推出FSD,但是中国还没有推出,我们看到第三方的分析测试结果,小鹏今年年内推出来的城市级NGP效果会相当程度上比特斯拉效果要好,不过在今年下半年推出XPILOT3.5还取决于政策的批准。我认为智能辅助驾驶在今年下半年开始会进入到高阶的自动驾驶阶段,到2026年可能会进入到无人自动驾驶阶段。这个变革的速度会比绝大部分人想象的要快,而且快不少。

Q:飞行汽车的商业化落地需要一段时间,小鹏为什么在现阶段进入这样一个行业?对小鹏汇天2022年的发展有什么样的预期?

A:汇天今年已经进入第九年,很多人都会觉得它离真正的量产落地差距甚远,说实话在三四年前我们也觉得如此,但当我们思考用汽车的方式来做飞行,不是让飞机在地面上开,而是让汽车可以在低空飞,改变了思考逻辑后,我们发现其规模量产,且能够解决安全和政策管控的可能性会大幅度提高。我期待在今年能够完成重要的目标,也就是完成一个骡车,这个骡车既可以低空飞行,又能够像车一样开,且能够实现折叠变形的能力。